專欄特稿

追本溯源 通過歷史觀察伊朗當今的國內鬥爭和未來的局勢發展

自2017年12月28日至2018年1月3日,伊朗發生歷時一周的跨年反政府示威事件。起因何在,眾說紛紜。大多數人認為,這是一起沒有組織,沒有明確領導人,沒有明確目標,只是因為社會上不滿和失望情緒鬱積而突然迅速蔓延的示威風潮,所以只延續一周。導火索是禽流感蔓延,大量撲殺家禽,導致雞蛋、雞肉價格上漲百分之四十。此外,就是對長期的高失業率不滿,年輕人失業率最高,高達百分之三十,所以想通過示威來發洩不滿。騷亂造成至少24人死亡(包括一名員警和一名革命衛隊隊員),約五百人(美國報導說一千人)被捕。1月3日,革命衛隊奔赴三省鎮壓,示威遊行已偃旗息鼓’。
起因的另一種說法是 ,屬於溫和改革派的現任總統魯哈尼與屬於保守派的前任總統內賈德之間的內鬥。12月28日,保守派的頂級宗教人士率先在第二大城市馬什哈德發難, 稱’’政府應該為人民的生活現狀(指物價飛漲和失業率高)感到恥辱’’,抨擊總統無能,煽動騷亂。保守派打算通過慫恿反政府示威事件動搖溫和改革派總統的政治基礎,為下次大選做準備。始料未及的是,對經濟狀況的不滿迅速轉向對政治體制的衝擊。保守派自己也成為被衝擊的對象。英國媒體報導,內賈德已在希拉茲市被捕,伊朗方面尚未證實。
較瞭解內情的知識份子和國外人士看好此次示威,認為示威規模雖沒有2009年的“綠色革命”大,但卻是伊朗政治體制系統危機的反映。在示威的最後一兩天,有人竟敢冒犯伊朗的最高禁忌“不得在公開場合抨擊真主在世間的代理人精神領袖(1979年起是霍梅尼,1989年他去世後是哈梅內伊)”,在示威遊行時焚燒哈梅內伊的大幅頭像。法國研究員斯戴芬認為“這是直接對伊朗現行體制構成挑戰。”1月1日,西部克爾曼沙赫市有人在示威中喊出“最高宗教領袖哈梅內伊下臺”的口號。美國福克斯新聞網的報導指出,一名27歲的德黑蘭工程專業學生說,現在的問題不再是解決經濟問題,而是政治問題。伊朗核協議中被解凍的資金佔用在敘利亞與黎巴嫩身上,而不是伊朗民眾身上。我們將繼續堅持鬥爭,直到推翻這個政權。這個學生是冒著殺頭危險對外國記者說這番話的。伊朗實行政教合一的體制,自稱權力神授,永遠正確,永遠正義,與之作對就是站在真主的對立面,所以自1979年以來,無人敢冒犯禁忌。所幸今天的年輕人已有所覺悟,希望寄託在他們身上。正由於對現行政權十分失望,老一輩伊朗人對1979年前的巴列維王權時代的開放與富有十分懷念,渴望復興波斯民族文化。這是對1979年伊斯蘭革命的一種否定。
最要害的問題是伊朗僵化的神權體制已令人厭惡,社會存在著尖銳的深層內在矛盾。教權主導的政治體制存在著驚人的特權,而特權必然要滋生貪污腐敗和社會不公,使人心渙散,怨聲載道。宗教特權處處有。宗教精英擅長管理宗教,但缺乏治理國家的經驗和能力。無地方行政管理經驗的宗教人士往往被直接任命為高級官員,並賦予不受限制的權力。他們成為國家在走向經濟繁榮和現代化道路上的障礙。只忠於最高領袖並由哈梅內伊一手操縱的革命衛隊也享有特權。國家石油收入的多數優先交給革命衛隊使用,導致政府沒錢花,只好濫印鈔票,導致嚴重通貨膨脹,政府大幅砍掉2018年度公民生活補貼預算,這也是引發示威的導火索。有資料表示,國有(國營)經濟百分之九十直接或間接掌握在革命衛隊手中。在外貿領域,革命衛隊控制百分之五十的進口和百分之三十的出口,每年獲利120億美元,而革命衛隊每年的軍費約60億美元。革命衛隊實力倒是加強了,派出十萬大軍幫敘利亞剿滅伊斯蘭國恐怖分子。風頭倒是出足了,而老百姓苦頭也吃足了。所以此次示威,很多人要求不要再管敘利亞、黎巴嫩、巴勒斯坦、葉門的內政。近日以色列官員指責伊朗增加提供給巴勒斯坦哈馬斯和伊斯蘭聖戰組織的資金達到一億美元,目的是在加沙地帶發揮更大影響力。
伊朗未來的局勢發展如何?現在還很難說。讓我們追本溯源,通過歷史來觀察,也許能發現一點未來局勢發展的軌跡。西元前550年,波斯居魯士大帝打敗了巴比倫王國,建立了波斯帝國。它是世界歷史上第一個橫跨亞非歐三大洲的世界帝國,存在二百多年。今天 ,伊朗人仍將居魯士大帝尊稱為’’國父’’。西元前330年 ,亞歷山大大帝滅亡了波斯帝國,建立亞歷山大帝國。但是,統治伊朗時間最長、影響最大的是630年建立的阿拉伯帝國。所以伊朗雖非阿拉伯國家,卻是個伊斯蘭大國。
脫口秀 專家高曉松在其“魚羊野史”第一卷中對伊朗歷史有幾段生動的描述。1979年,伊朗爆發伊斯蘭革命,神的替身霍梅尼打倒了巴列維國王,一下就把中東最強大的世俗國家變成政教合一的國家。巴列維國王時代的伊朗,是海灣地區唯一能和以色列平起平坐的強大國家,同時又是美國最親密的盟國之一。所以在兩伊(伊朗、伊拉克)戰爭中伊朗用的是美國武器。在兩伊戰爭中伊朗元氣大傷,同時因與美國作對遭到長期經濟制裁和禁運,伊朗急轉直下,從一個現代化的、很強大的中東國家,一下變成充滿了濃烈的宗教氣氛的、不是 那麼自由的民生凋敝的缺少外資注入的自我封閉的一個國家。2008年,一位中國作家訪問伊朗,問伊朗人心中的偶像是誰,多數人說是最高精神領袖霍梅尼和哈梅內伊。
從最近的跡象看,伊朗政教合一政權的勢力還是很大的。1月3日,伊朗多個城市舉行親政府遊行,支持政府,擁戴最高領袖,向示威騷亂者抗議,規模比反政府示威大得多。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發表講話,痛斥國外敵人幕後製造動亂,號召民眾發揚“殉道者”精神制止動亂。在兩伊戰爭中,正是這種精神支撐著伊朗把戰爭打到底,在戰場上,成年人死傷過半,最後連十六七歲的少年也拉去打仗。按照教義,殉道者殉道後可以上天堂享受永遠的福氣,所以伊朗人不怕犧牲生命。在此次親政府遊行中,廣大穆斯林也表示要響應最高領袖號召,誓死保衛祖國,他們群情激昂,高呼打倒美國、打倒以色列、打倒沙特王室的口號。由於最高領袖擁有一支在中東最精良的軍隊並得到俄國的支持,伊朗政教合一的政權會繼續執政下去。但是,哈梅內伊已在位二十九年,年事已高,在他逝世後,伊朗可能會改弦易轍,實行民主體制。在中東,伊朗的領土面積僅次於沙烏地阿拉伯,其地理位置十分優越,北有裡海,南有波斯灣,東是中亞和南亞,西是西亞 ,它正好處於中東的中心地帶。唯其如此,伊朗決心保持其在中東地區的強國地位。在中國唐朝時,伊朗就
是絲綢之路的終點,至今亞茲德古城還有一個絲綢之路酒店。酒店裡展示著絢爛的古波斯文化藝術。在巴列維王朝時代,它是中東最強大的國家,基礎較好,只要政治體制徹底更新 ,發展前景還是廣闊而光明的。
伊朗核協議問題對伊朗有很大的影響。前任總統內賈德是執行強硬路線的保守派,執意要發展核武器。2013年溫和改革派的魯哈尼總統上臺 ,於2015年與世界大國達成歷史性的伊朗核協定,實現了限制伊朗的核項目換取解除經濟制裁。準確地說,是在2015年7月,六強國與伊朗終結長達十三年的核談判,伊朗承諾其核計畫的民用性質,國際社會則保證逐漸取消對伊朗的經濟制裁。不久之前,美國總統川普以伊朗研發彈道導彈未能全面履行核協議為由,退出了伊朗核協議,並加大了對伊朗的經濟金融制裁的力度,使伊朗經濟陷入困境。所以伊朗與美國關係的發展是伊朗關鍵癥結所在。這個問題存在著不確定性,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伊朗與以色列的關係也較緊張。去年十二月土耳其召開伊斯蘭合作組織特別峰會,控告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伊朗表現最積極,甚至對以色列發出戰爭威脅。如伊朗政府不聽民意,繼續窮兵黷武,政府恐怕會垮臺,國家恐怕會衰落。伊拉克原來也是中東強國,被美國打敗,就衰落了。此次示威運動與以往最大的不同就是發出了衝擊政教合一政權的信號。
伊朗與美國的嫌隙是1979年伊斯蘭革命造成的積怨;伊朗與以色列的嫌隙是因伊朗支持巴勒斯坦而引起的;而伊朗與沙特的嫌隙是什葉派伊朗與遜尼派沙特之間的宗教矛盾衝突。兩國都想當各派的頭。伊朗過於重視意識形態的鬥爭而忽視現代化建設和提升科學技術教育水準。巴列維王朝時代,伊朗大批留學生留學美國,在1970年代,美國的留學生中,伊朗和印度的留學生最多。現在,在美國的伊朗留學生寥寥無幾了。 最近聽說伊朗禁止小學生學英語,因為最高領袖要防止美國的文化侵略。看來伊朗會執行強硬的反美路線。美國、以色列、沙特如果聯手起來對付伊朗,伊朗必敗無疑。所以我認為伊朗的外交政策也該改弦易轍了!不信?走著瞧!如何在內政與外交兩個大局中找到平衡點,是伊朗亟待解決的大問題。

Categories: 專欄特稿

Tagged a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