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觀點

【李著華觀點  警察暴力與司法正義】

一樁四年前發生在芝加哥的警察槍殺青少年的命案終於被陪審團做出有罪的裁決,射擊了十六槍活活打死拉奎爾·麥當納(Laquan McDonald)的警察溫達克(Jason Van Dyke)被判二級謀殺罪名成立,他將於本月底被確定刑期,最高可入獄廿年,這也是芝加哥地區半世紀以來第一位執法的警察被定罪,震驚了公眾的良心, 非常具有歷史性意義,影響必然深遠。……………………

【李著華觀點 警察暴力與司法正義】no line-1

檢視這一樁悲劇案件之所以錯綜複雜並且延宕經年, 最主要的原因有兩點,其一是警方企圖遮掩實情,不願透露真相,一直到案發一年之後,法庭強制芝加哥警察局公佈當晚現場錄影帶後才發現事實與警方所言不符。

其二是,開槍的警察是白人,被打死的青少年是黑人,這顯然是冒犯了族裔之間的大忌。自從非裔發起的「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Black Lives Matter)之後, 在美國各地所發生的警察開槍事件中,如果警察與死者皆為白人或黑人, 在處理事件時就比較單純, 甚至於警察是黑人, 而死者為白人時, 案件也不會複雜, 可是一旦像這次的狀況,警察是白人,死者是黑人, 馬上就會被貼上種族歧視的標籤, 於是馬上會掀起了社會的示威與抗議活動, 從麥當納被擊斃的視頻公佈之後,經過電視與網路的快速傳遞播放, 給芝加哥這個城市的惡名昭彰, 除了警察局長麥卡錫被伊曼紐市長開革謝罪之外, 庫克郡州檢察官阿妮塔艾爾瓦雷絲(Anita Alvarez) 拒不辭職,但在連任選舉中慘敗,伊曼紐本人更因此案民調大降而決定不再尋求連任芝加哥市長!

對於這次判決的結果真可謂皆大歡喜,試想,如何由八男四女組成的陪審團所做出的裁決是警察無罪的話,我們所看到的必然是天翻地覆的大動亂!不過我們卻也無法從這次的判決中排解對警察用槍的動機與時機的不滿, 警察百分之百要對沒有充分理由去殺戮任何人負起責任, 不管警察強調自己處於何種危險的狀況之下,他都必須去避免人員的傷亡, 從這次的視頻中,我們看到這位警察連開十六槍, 心腸之狠毒, 早已失去了人性, 在十六槍之中很可能有欲置麥當納於死地的惡意攻擊,他難道不知道警察真正的執行任務是在找到防止槍擊的方法,而不僅僅是去懲罰一個罪犯!很顯然的是, 溫達克缺乏了警察教育的訓練, 誤以為殺壞人是警察文化的一部分, 他的觀念相當的錯誤,他的執法能力是嚴重不足的,如果我們要在未來防止這種殺戮,就必須掌握篩查、培訓警察戰術, 尤其是要教育警察正確的思維, 不能把種族正義的看法體現在大街上, 他們身上所擁有的槍支,並非是領有殺人執照的合法武器!

在這個案件中,一直存在不利於公正調查的種種因素, 諸如芝加哥警察局的報告陳述,當晚行竊的麥當納曾向警察揮刀,但是公眾能夠看到的卻是與警方描述截然不同的圖像, 由於群情激憤而導致FBI的介入調查, 而且美國司法部也嚴正關切, 芝加哥警察局暴露出一種不健全的紀律體系, 上層不願意追究警察的不當行為或錯誤的責任,因而滋生了種種警政問題,犯罪的警察現在最終得到了應有的懲罰, 但願芝加哥警察局能夠從中吸取到嚴肅的教訓!